1030社區

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您尚未登入。

#1 2022-06-16 05:22:24

寨主
poster-a

657作业:青春梦遗在南昌

我的良家史之——青春梦遗在南昌

花钱的就不说了,真的没意思,本文只说良家。

我个人以为,男人这辈子能遇到良家是莫大的幸运与幸福。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出众的相貌、出众的财富或出众的才华,一辈子能遇到良家的数量,基本是屈指可数的。

2018年是我本命年,36的我,数来数去,共遇到了6位良家(当然不包括我老婆)。在南昌青春8年,我真正搞过的良家只有一个,就是那卖衣服的姑娘。

 

一、卖柒牌的姑娘

这姑娘家是赣州的,听说家里有稀土矿,家境很优越(我天生没有找富婆的命)。她自己在丰城开了一家柒牌服装专卖店(那时柒牌很火),每次往返赣州丰城,都要经过南昌。于是,我们在网上相识,并有了多次见面的机会。

她82年生的,与我同岁,属于丰满而不肥胖的那种。有一次她来南昌,直接到我厨房里炒菜做饭,我邻居南昌人“切了货”看到她圆挺的屁股,私下对我说,这女的到床上搞起来一定很爽。我说应该会很爽。嘴上这么说,我心里却想着:“如果把你老婆搞到床上也一定会很爽”。

那天晚上,我让她住我的租房,她死活不愿意,非要到宾馆开房。我送她到宾馆,想脱她衣裤,她死活不愿意。她说,如果我们真有缘份,以后多的是机会。

后来,她几次来南昌,我们几次见面,她都不愿意给我。对了,有一次她问我喜欢什么车,我说不知道。她说她特别喜欢奥迪A6,她说奥迪A6的车屁股特别好看。我说那也没有你的屁股好看啊,你笑了一声,还用手往我大腿根部拍了一下。

后来终于有一天,我的机会来了。她说她这次只是到南昌转下车,不在南昌过夜,让我到火车站见她。

我立即赶到火车站,并在站前路开好钟点房。当我们一起迈进钟点房的那一刻,我立即抱住她往床上按,她稍作反抗后便放弃了,任我把衣服脱个精光。

脱光她衣服的那一刻,我震了一惊,我看到她肚子上留有一道伤痕。我当时都不知道这道伤痕代表着什么,她告诉我,这是剖腹产留下来的,她在20岁的时候就生过孩子了。为什么这么多次都不让我脱她衣服,就是害怕我看到这道伤痕。

我当时说没关系,然后就开始干活。干完两次之后,我累了,躺倒在床上。她说我,你别骗我了,你有女朋友了。我说你怎么知道 ,她说女人的第六感是十分灵敏的。

我默不作声。

后来,我买了站台票,到站台上送她上火车。在上车前的那一刻,她对我说,跟我去赣州,我给你买一辆四个轮子的,屁股好看的,好不?

我说,不。

自那以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见过面。她从南昌过上过下,却从来不再见我一面。我们发生过的第一次性爱,没想也竟是最后一次性爱。

 

二、“切了货”老婆

对了,有些熟悉我那段生活的人可能会问,你在南昌怎么只搞过一个良家?不是还搞了“切了货”老婆吗?

我跟“切了货”老婆真的是有缘无分。

说实在的,“切了货”老婆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苗苗条条的,眼睛很大,面相非常善良,我觉得她真有点像贾静雯那种。她应该会比我大两三岁的样子,那时我24岁的样子,她就是26、27,正是少妇诱人时。

我和她怎么认识的呢?当时我在长春村开了一个台球厅。有一天下午,一个漂亮的少妇突然闯了进来,爬在球桌边上就哭了起来。作为一个狼人,我立马上前去安慰,得知她与老公吵架,受了委屈。

自那以后,我们认识了,但也仅仅是认识而已。由于是邻居,我们经常见面,经常聊几句。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某天傍晚。

她说,我,八一体育馆有演唱会,我这正好有两张门票,你要去看吗?我说好啊。然后,我就用我的电动摩托车载着她去,一起看演唱会,然后又载着她回。原谅我,谁的演唱会,唱的是什么我都忘记了,但那天晚上她的表现 ,我一辈子都记得。

去的时候,看演唱会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直到我载着她回来,快要到家时,她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地从后面抱住我,双乳也是紧紧地挤压在我的背上,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紧紧地抱着你,那该多好。

我当时激动得不成样子,我意淫的对像跟我这么说,能不激动吗。我立马回答,要是一辈都能让你这么抱着,那该多好。

自那以后,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变得不一样了。我们还是经常见面,她看我时,眼神里满是害羞,有时还脸红。我看她时,比以前更色了。一边看着她,一边幻想着那晚的情形,一边幻想着与她上床,有时看着看着,下面就有了反应。

我们之间这复杂的眼神不知道我的同学“虎皮”、“胡老师”、“英雄”他们察觉没有,我管不了那么多,这是属于我们俩的甜蜜世界。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我们一直没有进一步发展机会。直到有一次,刚过完年,那年我爸妈没回家过年,我大年初三就来了南昌,而她在南昌大学对面的天虹商场工作,初三也要上班,我们不约而同初三来了南昌。

初三晚上,我吃完晚饭就往她家里跑,我们聊天聊到9点多,然后她说,你还不回去?我说今晚我就不回去了,与你一起睡。然后我们就抱在了一起。

我脱光了她的衣裤,亲吻之后,提枪上阵。然而没想到的是,虽然生过小孩,但她的B却是非常紧,我无论如何努力,就是顶不进去。

我左顶右突了半小时,还是没有进去,最后一股浓浓的精华射在了她体外。

这女人平日里文文静静,没想到在床上却野得很。当我射完精躺倒在床上后,她却一个翻身直接坐到了我脸上,用她的阴部整个把我的嘴给盖住了。

她说,刚才我让你舒服了,现在轮到你让我舒服了。我没办法,只得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双手扶住她的纤腰,给她舔了起来。

她一边享受着我的舌头,一边又用双手揉捏着自己双乳,嘴里哼个不停.......

那晚过后的第二天,她老公就来了南昌,随后,我女朋友也来了佛山,我们很难再有亲热的时间和空间了。

后来,我从长春村搬到了湾里;又过了很久,听闻她又怀孕生子了,生了个儿子。“肯定不是我的种”,我暗自嘀咕,内心泛起了丝丝涟漪。




 三、两个赤裸相见却又无缘成为我女人的少女

接下来说一下三个少女,注意,是三个少女,不是少妇。她们是不是处女我不知道,但至少她们没生过小孩无疑。

这三个少女都有缘跟我赤裸相见,却无缘成为我的女人,真让我遗憾不已,然而造化弄人,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先说两个不重要的。其中一个是省教育学院附中的一位英语老师,她长相比较普通,应该是本文所提到的女人里长得最差的一个。我跟她散过几次步,拉过几次手之后,有一次放五一假,我把她约到了我租房里。

吃过晚饭,她要回去,我不让,我说你就睡在我这里,你睡里面房,我睡外面厅,我保证不碰你。

她拗不过我,就在我房里住了下来。显然,我的保证是无效的,我上了她的床,把她死死压在了身下。她反抗,然而无济于事,我很快脱光了她的下半身。当我再去脱她上半身时,没想到却遭到了她更强烈的抵抗。

奶奶的,下衣都脱光了,上身却不让我脱。不让我脱拉倒,反正我最在乎的那B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我眼前。

我口手并下,把她下面弄得潮水阵阵。她嘴上发出了享受的“嗯嗯 ”声,下身任我揉弄,上身却依然护得铁紧。说实在的,本狼今年36岁了,碰到过的女人也是有一些的,护住下身让我揉弄上身的女人有好几个,护住上身任由我揉弄下身的,却唯她一人。

嘴手过后,我提枪上阵。然而,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由于我的肉棒实在太粗,我估计她是个处女,任由我怎么顶,就是顶不进去。最后我精疲力尽,把一排精华全射在了她额头和满头秀发上。

也不知是因为她觉得我不该骗她留宿,还是因为我不该太粗鲁把精华射在她秀发上,总而言之,慢慢地,她不理我了。她不理我,我便也不再理她。

这第二个少女叫张玉然,是我从长春村西红柿网吧捡来的,个子高高的,至少有我高。那时她还在现代学院读大二。

我和她前前后后至少同居了10个晚上。每个晚上,我都翻到她身上“咳哟咳哟”地摩擦,但就是进不去。

至少 10个晚上,进不去!想想是什么概念,想想彼时我的心有多受伤!这就像一只馋猫,眼见着鱼儿在跟前蹦跳,就是吃不到,它该有多难受。

这天底之下,多少男人因为肉棒太小而苦恼,可是,苍天啊,大地啊,有谁能理解我肉棒太粗的苦恼!就因着这根粗肉棒,我这一辈就休想搞处女了。

 

四、我喜欢的邓薇芬

这第三位少女叫邓薇芬,写她我要写细致一点,因为她是我真正喜欢过的女人之一。

这女人瘦瘦的,长相嘛,也不过如此,当然也绝不难看。不过,她身上总有一股独特的气质,什么气质我说不出来,反正这气质很让我喜欢。

她是我高中同学,她上江西财经大学,我上江西师范大学。我生平最好的朋友胡松柏一直喜欢她,读大学那会总是给她写情书,情书里面写的是什么内容我都知道。

后来,大学毕业后,我到长春村瞎混,她也没找到像样的工作,也跑到了长春村瞎混。彼时,胡松柏已经到修水教书去了,陪着她在长春瞎混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好兄弟我(大家想像一下,他喜欢的女人我会跟着去喜欢,足见我们兄弟当年价值观和审美有多么雷同)。

我和邓薇芬玩得很开心。我们一起去包厢看《2046》,看着梁朝伟和章子怡在床上打滚,我情不自款地把手放到了她大腿之上。放上去,她不反对,我一往上摸 ,她就坚决阻止。

我们一起通宵看足球,看巴塞罗那的足球,看着罗纳尔迪尼奥那两颗欢乐的兔牙满场飞奔(她最喜欢小罗,不过我最喜欢的却是大罗)。

好几个晚上,我们一起聊天,从晚上一直聊到第二天天亮。

我们什么都聊,她说她喜欢的不是胡松柏,也不是我,而是一个在上海的男孩子。我笑笑,无所谓。

我跟她聊通宵的时候 ,就躺在她的闺床之上。我的朋友们都以为我已经睡了她,其实没有,我连她的B看都没看到过一眼。因为我每次要行动,她都让我自重,坚决拒绝我。要换成别的女人,我肯定霸王硬上弓,但是她不是别的女人,她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不想强迫她。

后来,我终于等到了机会,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有一天晚上9点的样子,她打电话给我,说她心情不好,要我过去陪她。我立马赶了过去。

门是虚掩着的,我推门而入,那场景让我大吃一惊。大灯关着,她开了一盏如豆般的小红灯。她穿着睡衣,斜斜地躺倒在闺床之上。那场景,肯定,那是一种强烈的性暗示,我仿佛听到她在说,来,我,过来操我,今晚我给你。

然而,我当时脑子却进了水,就算进了水,也不至于那么傻啊,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回想,依然十分懊恼。

我当时并没有直接扑上去,而是说,你心情不好,我们喝酒去吧。也许我当时害怕直接扑上去她会又一次拒绝我,也许我觉得喝了酒后会更容易得手。反正后来我们去喝酒了,啤酒一瓶接着一瓶,从晚上9点多一直喝到11点多,最后她烂醉如泥。

我扶着她回家,她吐了一路,吐得我俩身上都是。我把她安顿在床上,帮她脱掉了外衣,自然也帮她脱掉了内裤。

脱掉她内裤的那一刻,我日思夜想的连摸都没摸过的那个B完完全全暴露在了我眼前。我抓开她双腿,匍匐在她两腿之间,盯着这B看了好几分钟。这B当然没什么特别之处,其实所有女人的B基本也都差不多(我个人感觉男人肉棍之间的差别要比女人B之间的差别大,我的特别粗,我兄弟胡松柏的却很细,差别好明显),特别之处在于,这是她的B。

看完之后,我用舌尖在她阴蒂上点了几下,然后提枪。结果是我预料之中的,太粗!进!不!去!

别说现在这个样子进不去,就算她清醒着,就算她全力配合我,那也未必进得去!

试了几下进不去之后,我停了下来。别说进不去,就算进去了,我这样把她奸了那也索然无味。

我帮她穿上内裤,盖好裤子,然后跑到她洗手间打了一阵手枪,回家了。

现在回想这事,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我当时直接扑了上去,假如她没有拒绝我,假如我顺利进入了她身体,我与她的关系会不会进一步发展?我的人生会不会就此改写?然而,人生没有假如,更何况是一连串三个假如呢。

后来她去了上海,与我和胡松柏同时一刀两断。往后的岁月,在睡梦中,我还数次见到了她的笑颜。

 

五、我的女朋友

也就是在我与邓薇芬交往的那段时间,我女朋友开始进入我的生活。我可以肯定,她是见过邓薇芬的,我记得我请她们俩一起吃过饭。

她是我老乡,比我小三岁半,也是从修水到南昌来读大学的。

她的家境和我一样,穷得叮当响,这与我倒是门当户对。

至于长相,我觉得还是拿得出手的,至少配我绰绰有余(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有一个人就曾经跟我说过,她长相也配不上我,这个人就是我的师姐罗芳,这是后话)。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只是认识而已,因为那时我把心思放在邓薇芬身上。后来邓去了上海,我们的关系开始慢慢升温,并最终成为了恋人。

其实即使成为了恋人,我们也彼此并不看好,因为我们彼为都认为,对方家里太穷了,我们并不合适。

然而,这人世间的事,有谁能完全用理性想得清。古语有云,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那些我们用心追求的事物,往往很难得到,而那些我们漫不经心对待的东西,譬如杨柳,随手一插,假以时日,它也能茁壮成长。

我们最终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我们于2009年1月30日在老家举行了隆重而传统的结婚庆典,如今这段婚姻已经走过了整整10年。

这十年间,自然不是一帆风顺,各种挫折屡屡出现,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并且,相比于周边同龄的夫妻,我们还算是恩爱有加。

2019年1月30日,我们即将迎来结婚10周年纪念日,我已经为那天预备了宴席,并将为她送上一个超级大礼,以纪念我们十年锡婚。(全文完)

a001988d3c02c2e8e683b.jpg

離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