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社區

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您尚未登入。

#1 2022-06-17 06:33:50

寨主
poster-a

659作业:我的爸爸

我是恩来

我的前两个作业

《642北京我把老婆追到手全过程》

《644北京幸福的小两口2》

 “你在我心中特别完美,草他妈简直了,符合我各种理想型”媳妇又色眯眯的说

“你丫是不是又犯病缺操了”

“色逼啊,跟你浓情蜜意呢,会不会聊天,次奥,不理你了,明天早餐给你准备好了昂~”自己扭搭扭搭就去看视频了

我继续洗澡……

 

什么是婚姻?是传说中的进去人想出来,出来的人想进来的围城?还是什么别的……

 

最开始,每个人的婚姻观,爱情观都是从父母那耳融目染的。

 

我爸是个奇怪的人,我很怕他,话很少,开心的时候也能笑的跟个孩子是的,不高兴的时候爱谁谁,小时候我在大街上玩,我爸下班回来带个大墨镜,搭理都不搭理我就从身边过去了,即便我叫一声爸,他也不看我一眼,那一声爸感觉特别孤独,久而久之,在外面玩小伙伴看到我爸下班回来经常眼神里带着警觉提醒我,嘿你爸回来了,我也就哦了下,该玩玩看都不看他一眼,就算现在看到我爸都是有事说事,没事废话不说,连寒暄客套的话都不说,可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年也就五一十一春节看看他,后来我也想不明白,他也没怎么着我,为嘛这么怕他,从小到大一次没打过我,顶多就瞪眼吓唬我,对我用过最多的眼神就是无视,或者说这类话“不信是吧,爱信不信,吃亏别找我”,反而经常玩的一身沙子回来的我,倒是被我妈借机担土使劲打。

 

他不光家里不怎么说话,和几个姨家都很少来往,真的就春节才见一次,然后就是看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婶,而且每年春节三十都很晚到家,当时我没觉得多么不自然,但让后来融入我的媳妇家才发现,人家那才是亲戚,没事就电话微信聊聊,经常串门,刚开始我极度的不适应丈母娘家这种气氛,感觉特别假逼,天天哪有那么多话说。

 

小时候我爸爱打麻将,耍钱的那种,依稀记得他俩老因为这事吵架,真是骂爹骂娘那种吵架就差动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种负面的婚姻情绪就侵入了我,即便后来我爸戒了麻将顶多下下象棋,但那股负面的阴霾一直笼罩着我。

 

我妈吧,典型的家庭妇女,那个时候我爸是工人上班,还是个挺牛逼的国企,我妈在家种地,就这一年收入也比我爸多多了,也可能是因为在娘家排老大,自小练就的,家里家外活弄的特利落,但是我心里很长一段时间还是觉得国企工人牛逼,在家种地没什么了不起的,直到那次跟妈去地里干活……

 

“下午跟你妈去地里干活!”本来我想去他单位玩,那里有池塘,有小动物,还有很大厂区,跟迷宫一样,而且那里的叔叔阿姨都很和蔼,但没办法磨磨蹭蹭还是去果园,有一搭没一搭的磨洋工干活,太阳越来越大,实在没意思就开始聊天了。

“妈我爸怎么看上您的”,自小跟我妈还能聊的来,所以也不尴尬

她只是微笑,什么都没说

“那您怎么看上我爸的?”

“就你爸那土农民那样,也就我看得上他”

顿时我就蒙了,我爸是土农民?您才是好吧,人家可是工人……

也就是在那次农活中发现了我妈的牛逼,她本是一个国企中产家庭女子,但是那个时候重男轻女,我姥爷是国企海南省高管,肯定要扶持最小又唯一的儿子,几个姐姐就是干活的,我妈老大自然干的活多,后来经介绍认识我爸,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爱情,就是搭帮过日子,而且我姥爷家是工人家庭,那个时候因为国情,农民的身份是最安全的,所以工人家庭的女子嫁给农民也是一种保护伞,但我妈却说看不上那些工人家庭的人,操不起那心,还是跟你爸过日子简单,但结婚过日子真得自己来,我爸就哥儿一个,没兄弟姐妹,真是根正苗红世代贫农,第一次去老丈人家,竟然带个破棉袄,还是让我妈给补补,说到这我妈竟然一个劲忍不住的笑。嫁过来的时候我爷爷家还是土坯房,特别破,我爷爷脾气很不好,没事就摔酒杯骂人,没少数落我妈,后来日子过得实在拮据,那时候村里的果树种植还没引进,种地收入少之又少,没办法了我妈求着我姥爷死缠烂打给我爸安排了一个国企的岗位,这样才有了后来的日子,户口本我爸的农民身份变成了非农,那个年代户口本上的一个“非”字的改变是令人刮目相看的,现在我爸妈都一大把年纪了,姥姥姥爷爷爷也不在了,但当时结婚的两个储物柜和一个大衣柜都还留着,虽然已经破烂不堪,和家里的家具格格不入,但这都是我姥姥姥爷送过来的嫁妆……以前我还说过要把这些破家具扔了,我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真是有点想钻地的感觉……

 

那天农活的太阳特别毒辣,但一点没感觉累,使劲的干着农活,一箱箱的采摘水果装箱称重装车,汗水一滴滴的掉在土黄色的纸箱上,我感觉自己仿佛是我爸派来报答我妈的使者,后来回家晚上就发高烧了,估计是干的太多累的虚脱了,老爸下班还一脸的嫌弃,让你干点活就这样,真耽误事,还不够药钱,我却像完成了任务一样有气无力的傻笑。

 

那次之后对我爸的恐惧少了点,多了点心疼,更心疼我妈,直到某一春节,才发我爸的不容易……

 

“妈今个三十,都几点了,我爸怎么还不回来,怎么哪年都这样”

“一会就回来了”从厨房里飞出一句回应

因为家里不到齐不让放炮,我是很想放炮就再三追问,因为那时候也没手机,没办法我妈开口了

“他去看他弟弟了,你大伯,去内蒙了”

“啊?谁?”

“就你爸还有一个亲兄弟,跟你奶奶一起”

“啊?我还有奶奶?”

因为我从小就没见过奶奶,往上就是父母然后就是爷爷,别无他人,今天冒出个大伯和奶奶是什么剧情……此时邻居家刺耳的爆竹声瞬间安静了,只剩下厨房里包饺子的声音。

 

很久以前我的爷爷奶奶住在山东,不知道因为什么离婚了,奶奶带着两个孩子改嫁内蒙,那时候我爸5岁,我大伯2岁,我爷爷独自一个人来到北京投靠亲戚。因为5岁的孩子有点懂事了,所以不受待见,只有2岁的大伯还好带,结果我爸7岁的时候自己跑出来了,爬上一个运煤的火车皮一路来到了北京来找我爷爷了……我妈说完之后,我懵懵的,都特么什么玩意,那年春节过了糊里糊涂的,后来多少年反正我是没当面跟我爸说过这事。

 

“每年看你老婶也是因为她当年收留的你爷爷,认了这门亲戚,给了他身份,才有了你爸的身份,才有的咱家的户口本”,到这我是明白了点东西,为什么我爸这么不通人情却每年看一个不沾亲带故只是口头上的老婶,为什么没事就地里帮我妈干活,没事也喊我去,为什么大街上不爱搭理我却偶尔尴尬的喊我小名回去吃饭,可能是内心打小已经封闭了情感,对那种客套话已经不敢兴趣了,但却在单位能跟同事侃侃而谈,这就是面具么,这就是爱么,这就是婚姻么……

 

有次和媳妇出去吃麻辣香锅,那时候还没结婚,印象太深了所以记得是麻辣香锅,公交车上媳妇听我说了家里这些历史问题,也有点理解我了。

“我说你家人怎么都老死倔死倔的,什么事都闷着,别人家吃饭都又说有笑,你家吃饭电视都得关了,不说一句废话,无事不登三宝殿,平常家里什么意见不一致就吵,哪怕我在也不收敛点,那是因为你爸从小就是单亲家庭长大,处理情感很粗糙,要不谁家跟你们家是的,你也随你爸是动不动就爱嚷嚷,独惯了,以后等咱们生活富裕了,肯定好好照顾他们”

 

一句好好照顾他们让我瞬间泪崩,两股热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委屈?是孤独?是理解?是什么都不重要,反正那一刻我彻底爱上了我的媳妇,那种直达我心底的理解,仿佛说出了我埋藏内心N多年想对父母说出的一句话,直到吃完饭眼泪一直止不住,这么多年我一直感觉我是不是被领养的,父母对我没什么关心照顾,以至于初中我就开始住校,直到上了大学也是一个人只身前往重庆求学,一个学期都没有一个电话,毕业工作也是住宿舍,感觉自己很长时间没在家里住了,回家就是吃个饭,拿点换季的衣服而已,很机械的……

 

也许爱情可以是有车有房金钱至上,也许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一诺千金,亦或一时的一见钟情精虫上脑,但更重要是坚定携手对未来不确定的信心,是对自己内心的无愧,是排除万难都要在一起的勇气,还有一种淡定的实力,浅水喧哗,深水沉默,婚姻什么都不是,他对我只是爱情的一种表现,而不是爱情的终结者。

 

擦干身上走出浴室的我看到媳妇穿个小三角斜着挺在床上,一手端着手机,一手笑的直拍枕头,两肘撑着上身,雪白的胸部随着笑声的自然波动,我一丝不挂的走到媳妇面前,此时我的坚挺已经笔直的指向媳妇,她还在看王牌对王牌,笑的是那么开心,一抬头就看到我坚挺。

“我次奥你要干嘛,刚才洗澡不刚给你钻木完?”眼睛里闪烁着笑出的泪光。

“你说干嘛,我看你丫就是欠操,看特么什么王牌对王牌,我这才是王牌”


66b57a9e05f7697c28de7.jpg

離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