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社區

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您尚未登入。

#1 2022-06-20 07:23:22

寨主
poster-a

866作业:良家往事之初尝熟女(1)

关于本人的性癖好,第一是熟女人妻,第二是轻度B.D.S.M。这个癖好的养成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和每个人的性经历、从中获得的体验休戚相关。之前混论坛的时候,也曾经写过若干分享文章,只不过当初是泡良十年,如今不知不觉又一个十年过去了。人到中年,青春不在,心由境转,有些东西回头再看,却又是一番景象。

没有具体统计过这些年上过的人妻(包括有正牌男友的未婚女性)数量,应该达不到凉凉百人斩的辉煌。我是个比较挑剔的人,除了身材相貌职业,还要看知识结构价值观,约炮约到我这么矫情,也是比较奇葩了。我有性冷淡但爱我的妻子,有稳定的尤物情人,但是仍然会间歇性地和其他少妇或姑娘啪啪,可能是个很严重的性瘾者吧。

不同意有些人认为泡良等于白嫖。在付出的精力财力上,其实泡良远远超过嫖娼,也才能收获成就和满足感。需要强调的是,虽然每个熟女人妻都存在个体差异,但泡良作为一项技能总体上是大同小异的,其成功经验有着高度的可复制性,运用得当,自然无坚不摧,所向披靡,哈哈。这么说不是炫耀,而是你要热爱一件事儿,就要付出代价,我时常要求刚入职的年轻人“想明白,说清楚,做到位”,泡良亦是如此。何况把好多精力花在和人妻勾搭成奸上,边际成本也要考虑在内——也许不好这口的话,副处早就扶正了,公司早就上市了。只是等权钱都有了再去享受性爱,恐怕要靠吃药才行,人活着总要为物所累,我这二十年,就算为B所累了吧。

   我的文字,不会大量渲染性爱的细枝末节,因为这种事情再花样翻新也脱离不了简单的活塞运动,而且性爱只是泡良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可以把性爱视作泡良的美好归宿,但不能是终极目的——否则上床后兴趣索然,味同嚼蜡,是不是会有前功尽弃的挫折感呢?从个人角度来说,我更注重泡良过程中的心理体验,包括做爱过程中的满足感和征服感(良家毕竟不是职业性工作者,很多还需要二次开发,上来就可以让男人欲仙欲死的良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铺垫这么多,总得言归正传。话说千禧年我刚刚出了校门踏入社会,在某石化公司工作,懵懵懂懂地被派去内蒙清欠。说懵懵懂懂还真不是夸张,因为我16岁就上大学了……与我同行的有我的领导(销售部长)、车队队长,还有一名司机——这个司机自称会说蒙语,所以把他带上了。

要债就不是人干的活儿,整个过程一言难尽。最后给对方厂长三万块钱好处费,总算以一台进口的奥迪车抵债,我们一行人就开着这台特别怪异的车往回奔——电喷的,自动档,有行车电脑,还有天窗,看着很高级,却经常跑着跑着自己慢下来,怎么踩油门都不顶用。可是一到晚上,这车立刻发力,跑个170~180公里/小时不在话下,太怪异了。

额,又跑题了,虽然是个老司机但也不能总聊车。接下去的这件事情过于离奇,它使我迷上了熟女,此后的十多年间,不停地勾引熟女或被熟女所勾引,但第一次与熟女做爱的经历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打死我也不会想到,在初尝性爱滋味的时候会遇见这件事,想想我们的性癖好也许就像人的命运一样,一次定终身。

车队队长的老家就在内蒙与黑龙江交界地带的一个农村,返程路上我们顺路去了他二哥家。二哥一家很热情,一行人坐定后喝茶抽烟聊天,二嫂来回忙活着,大概一米七的身高,穿着一件深色碎花的没有袖子的连衣裙(我就喜欢穿长裙的女人,看起来婀娜多姿很古典),肤色是那种风吹日晒的黑,身材却相当好,我偷偷地瞄了几眼。聊了一会儿,说起来二嫂与队长中学时候还是同学,队长说二嫂当年是校花,二嫂就把相册拿出来给大家看,别人侃大山都没兴趣,只有我心怀鬼胎接过来一张张看,二嫂坐在沙发扶手上逐张讲解——看了照片我才发现,这个女人当年的确漂亮,简直没有缺点,如果生在城市里又是一番天地了……说着说着就到了中午,二哥说去买菜,其他三人也跟着一起去了。我和二嫂坐在一起翻相片,其实都看一遍了,只是挑出几张大加赞赏,夸二嫂可真漂亮。二嫂明显心花怒放,又去翻箱倒柜地找照片出来,和我肩并肩腿挨腿地坐在沙发上看。

我偶尔直起腰来,她还低头往我这边倾着盯照片,我偷偷嗅了一下她的脖颈,鬓角的几根乱发看得我意乱情迷……照片看完了,她有点哀怨地感叹美人迟暮,说现在不行了,变丑八怪了,我说哪里哪里,二嫂现在也很漂亮,只是皮肤没有好好保养,看起来黑点罢了。她特别兴奋地问真的,我故意看一眼照片看一眼她,说当然真的,你看,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说这话的时候,我可能有点脸红,她脸也红了,俩人紧紧贴在一起,感觉呼吸都有点急促。她起身去外边转了一圈,我去厕所撒尿,边撒尿边想,靠,不会吧?

回到屋里,二嫂说困了要睡一会儿,直接躺在炕上,头朝外,双腿还弯起分开,裙子一下就滑到大腿根,腿是真白啊——我在沙发上位置有点低,只看见她来回摆动着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嘴里直咽唾沫,觉得不合适想走开,却站不起来——二嫂突然扭头看我说,你也累了吧,来,躺一会儿。

五雷轰顶,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不知道二嫂为什么有这个举动,是勾引我,还是当地人民天生性格豪爽?我谢绝了,没敢动,二嫂看起来有点失望,还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自言自语说,他们快回来了吧。沉默了一会儿,我鼓起勇气搭讪说,“二嫂就脸晒黑了,你看你腿多白”,二嫂紧接着回答:“好看吗?”我赶紧说好看,真好看,二嫂又说:上来,上来让你好好看看。

靠,血涌到脑门,JJ也不老实了,偏偏二嫂又念叨天热,把领口拎起来来回扇动,坐在那里看了个一览无遗。刹那间,冲动胜过了理智,不管了,死就死吧,直接爬上炕,压在二嫂身上,玩命的舌吻,二嫂也哼哼着褪掉我的外裤和内裤,一把抓住JJ,我也把她的内裤扯到腿弯,将她的双腿压在胸前,直接插入,怕这几个人回来,所以上来就是冲刺,二嫂满脸是汗,表情很是奇怪,忽而像享受,忽而像忍受,忽而咬牙切齿缩紧阴道夹我,刺激得要命。中间我还让她跪在炕上,从后面大力抽插了几十下,她一个劲儿说太高了太高了,我就奇怪什么太高了,后来才知道是我们的体位比较高,光天化日的又没拉窗帘,在院子里就能看见,所以就让她趴下来,依然后入,每插一下,她就特配合地往后翘一下屁股,这时候我就感觉快不行了,拔出来想换个姿势,二嫂反手过来摸了几把,说接着操我啊。当时我还不掌握什么技巧,就是一味蛮干,什么节奏什么九浅一深统统也顾不上,年轻就是资本啊。二嫂越来越兴奋,叫得克制而狂野,第一次知道女人被操的时候还可以这样骚。

啪啪过程中,我基本上眼睛一直盯着院子外,性爱带来的快感和罪恶感交织在一起,最后都分不清是什么感觉。那辆深蓝色的奥迪即将停在院门口的瞬间,二嫂的叫声已经带了哭腔,说实话,生理上还没有到射的程度,但生生被二嫂的叫床声给叫射了。射精瞬间二嫂牢牢抱住我的屁股不让我拔出来,全部射在二嫂体内,我是又怕又急,迅速下地提裤子一气呵成,直奔厕所——我得在厕所里冷静一下。

在厕所里听到这几个人嘻嘻哈哈走进来,心里七上八下,逃跑的心都有。听见二哥说,还睡呢?赶紧起来做饭,哎,那小伙子呢?二嫂有气无力回了句什么没听清。等心跳慢了,脸不热了,回到房子里发现桌椅碗筷已经摆好,二嫂正在厨房忙活。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感觉队长有些异样地看了我一眼。后来我到厨房帮二嫂端菜,她居然隔着裤子抓了一把我JJ,小声说:坏蛋,射那么多。我也没客气,转身的时候反手在她屁股上抓了一把。

后来喝酒的时候,二嫂故意坐在我旁边,并和我们每人喝了一杯,和我干杯的时候,三十多岁的人脸上居然多了种小女孩的娇羞,满眼春色荡漾。最后,我们感谢主人热情款待(当然,我更应该感谢),在我单独敬二嫂的时候,桌子底下突然有人踢了我一脚,看眼神是队长,也不知道为什么,事后我也没问。

走的时候,给二哥留了张名片,告诉他们如果来我们这儿,一定要和我联系。还没等二哥说话,二嫂就特高兴地表示一定会,弄得我有点尴尬。

回去后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二嫂这样一个看上去贤淑传统的女人会有这样的举动。是二哥不行导致她长期得不到满足?还是女人会因为赞扬而性欲勃发?还是她本来就是这样的欲女?想起来就和做梦一样。多年后旧事重提,有朋友帮我分析,因为二哥二嫂没孩子,十有八九是跟我借种,所有的机缘都是安排好的,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无论如何,N年过去了,再也没见到他们,但二嫂的样子却深深地烙在了脑海里难以磨灭。一个漂亮的女人,一具热辣的躯体,一个指引我走上真正享受性爱之路的姐姐。




762112e8850e94a05dc88.jpg

離線